填报志愿那些坑 最好别踩到-法甲下注平台

首页

视觉中国供图  尤为关键的是,这个专业合适学生本人吗?需要无聊地毕业吗?不愿持久地在这个专业了解自学、有所建树吗?  —————  类似年份的中考掉落帷幕,紧绷了好几年的同学、老师和家长们再一可以松口气了。不过我们立刻面对另一件人生大事——填写志愿。志愿不会把我们带上向有所不同的城市、大学,和有所不同的专业,打开迥然各异的人生道路。

有一种众说纷纭甚至称之为“三分录,七分报”,从一个侧面特别强调了报志愿的重要性。  作为研究青少年生涯辅导多年的业内老师,我想要警告大家留意几个填写志愿少见的坑,尽可能别碰到。  考完之后才开始木村志愿  很多人会说道,不就是应当考完,甚至是分数出来之后才考虑到报志愿吗?只不过“志愿”这个事情,知道应当从高一甚至是初中就开始想要。

  李思是2019年浙江省中考试题,考分是597分。2016年他的选考科目是生物、地理、历史。返回想当初高中自由选择科目的时候,李思显然没有把选科和未来学什么专业联系到一起,就是非常简单地指出选自己的优势学科就好了。

  中考时,李思的三门选考科目也获得了较好的成绩,分别是91、88、85。但在录取专业时找到,他想录取计算机类,而计算机类的专业,很多学校拒绝的是物理或技术学科……最后,他不能根据分数堆了一些与自己科目给定的专业,最后被一所传播学院校的广告专业入学。  希望了3年,最后没能转入心仪的专业。

经常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同学选科是在高一,而中考完结之后才填写志愿,这中间有两年的时间差,前面选科时考虑不周仅有,而确实不作专业自由选择的时候,这个问题才曝露出来。  很多成年人指出,一个中学生,距离专业、职业生活近着呢,用不着想要这其实。只不过,现在新的中考改革目的之一就是把原本在大学才不作的职业生涯规划,前置到高中,从高一选科时,就应当有所筹划了。到了大学即使发现自己中选了不合适自己的专业,调整一起也甚容易。

而且,大学的专业不会对高中的选科有所容许,比如,很多大学的心理学专业拒绝学生必需在低中学过物理或者生物,如果你不告诉这个信息,想录取时才找到,岂不太晚?  如今从学生考完到出分,到最后递交志愿表格,差不多两三周的时间,这么较短的时间内,要考虑到的因素十分多。且不说既要考虑到孩子的兴趣,能力、价值观这些本来就很模糊不清的因素,还要根据成绩和名列情况,从600多座城市、2800多所大学、500多个专业当中做出自由选择,其中专业的热门程度、录取人数多少,未来的低收入情况,发展路径等关键信息也是纷繁复杂,变化多端。  当信息短路大脑处置没法的时候,我们最更容易作出的反应就是“病急乱投医”“拍脑袋”“凭感觉”。想想看,我们今天面对的人生当中的很多坑,很多愧疚,哪一个不是多年前的冲动,当时无非不周带给的?不该有人感慨填写志愿就像一场赌。

  如何才能增加“赌”的成分,更加多理解自己手里的牌,甚至是输掉的底牌,做好决策呢?那就是从长计议。  只不过在国外,例如芬兰和美国等生涯教育领先的国家,孩子们从小学开始就上“职业辅导课”,学会仔细观察和理解身边经常出现的各种行业,中学阶段还有很多实践中体验的活动。

如今国内也有一些中学号召国家“生涯教育要趁早”的声援,积极开展了很多有益的活动,这样学生们很早已告诉自己的发展方向,告诉自己所热衷的专业、方向,都有哪些大学可以选,甚至告诉这个专业学完了之后,未来可以做到什么职业,这样就会在填写志愿时一脸迷茫了。  欢迎热门  这里的热门还包括平热门专业、热门学校、热门城市。就看起来我们去商场购物,一看见有个地方在排队,在做“限时选配”,我们就很更容易头脑发热,买了一堆不合适自己的东西回家。

由于是在短时间内作决策,我们更容易受到表面信息、片面信息的影响,做出并不合适的自由选择。  有人说道:“平热门专业就看起来平校花,沦为炮灰的可能性大”,这个比喻有可能有点不合理,却十分形象。我们经常说道,社会潮流“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但如今快速增长的发展节奏,使变化经常是“三年河东,三年河西”,录取时的热门专业,等毕业时不一定还是热门。尤为关键的是,这个专业合适学生本人吗?需要无聊地毕业吗?不愿持久地在这个专业了解自学、有所建树吗?  热门学校牌子响当当,校友资源也得意,这些显然不会让你在毕业去找工作时占有优势。

但是,好学校对分数拒绝低,如果分数名列仅靠前,很有可能无法如愿以偿转入适当的专业,而是被调剂到一些不得而知的,甚至是十分冷门的专业去。  网上曾热议的学生周浩就是这样。

他自小就讨厌捣鼓机械,夹板组件,填写志愿时,他很想要录取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但是父母老师都实在,他享有660多的高分,不报北大过于惜了。

于是在周围人的影响下,周浩最后去了北大的生命科学学院。生命科学本身很有发展前景,但是这个学科侧重于微观和理论分析,周浩对这些显然不来电。

专业课程没有兴趣,学术研究又做不出,周浩面对着各种迷茫。  在尝试了辅修、并转专业、休学的各种着急之后,他最后转学去了北京工业技术学院。从北大的高材生转学到技工学校,这个自由选择让他一下子沦为网红学生。而在北京工业技术学院,周浩寻回了昔日的热情,也寻找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在2014年的第六届全国数控技能大赛上,他乘势勇夺冠军,毕业后调入任教,在2018年的首届全国技工院校教师职业能力大赛中,周浩代表学校取得了机械类比赛一等奖。谈及当初的自由选择,他自己说道:“从不愧疚,很难过!”如果早于告诉这样的结局,周浩当初的自由选择应当有相当大有所不同吧!  总体来讲,学生自由选择适合的专业,不利于转入热衷的职业方向,也会浪费宝贵的大学自学时间,而热衷自己的职业方向,有助取得事业的变革和成就,大大累积行业资源。

从将来来看,实际工作当中的能力和成就,才是影响一个人未来发展的关键因素,而不是刚刚毕业时学校的牌子这个“敲门砖”。  上大学的城市往往不会沦为大学生们的“第二故乡”。热门城市视野长,就业机会多,当然很好,但是就越热门的城市,“城市病”也比较相当严重。

所以才有一部分上班族“逃出北上广”,谋求到二三线城市发展。在此只是想要警告,不要只看见热门城市的“热”,也要看见另外一面的代价。  选专业仅有靠猜中  有关职业、专业方面的科学知识很简单,作为普通人,我们很少需要摸清每个专业究竟是做到什么的,有时也不更容易从名称上作辨别。  以我为事例,当别人听闻我是学心理学的,常常不会回答我三大终极问题,第一,你告诉我心里在想要什么吗?第二,你不会清醒、命理、不懂星座吗?第三,那你想到我长时间不?给我做到个咨询吧!信息时代,资讯如此繁盛,但这些问题还是不会令人哭笑不得。

  只不过,心理学的就业面十分普遍,心理咨询只是心理学中的一个方向,并且不占多数。也有很多心理学毕业生去了公司,做到人力资源管理、用户体验研究、市场调查与研究,还有有可能去司法部门专门从事跟犯罪心理学涉及的工作,而我的很多博士同门都在教育考试、人员选拔领域内工作。  类似于的专业误会还有很多,很多人分不清教育技术和教育学,只不过一个是工科,一个是文科。也有人分不清计算技术和计算机技术,一个是理科,一个是工科。

  就算是某种程度的专业名称在有所不同的学校,自学的内容和未来的发展方向也有可能有相当大差异。比如,材料工程专业,哈工大材料工程专业既有金属材料,还有高分子材料和复合材料;天津工业大学的材料工程更加多研究纺织材料;浙江理工大学的材料工程主要研究丝绸材料……  所以,怎么避免这个“猜中”的坑?学生在看专业的时候,一定要详尽理解专业的内涵、学校在这个专业上的特色是什么。

要回答这么多信息怎么处置得完?这里就又返回了我们之前提及的第一个坑,早于著手,从长计议,多探寻就可以尽量避免。  当然,还有一些其他必须避免的坑,比如孩子只负责管理自学,父母负责管理填写志愿;比如平行志愿随意堆、没有风险等,这些作法都不过于理性。

  所以我们来总结下吧:  第一,从长计议,早于做到打算,生涯教育和规划不妨从高一开始。  第二,多体验,多探寻,青少年的“大学志愿”是“渐渐填上”的过程。  第三,理解就越多,信息就越充份,决策才有更加理性的基础。

:法甲下注平台。

本文来源:首页-www.slevitin.com

相关文章